您的位置:

首页  »  职业制服  »  哺乳期的同事大姐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哺乳期的同事大姐

哺乳期的同事大姐,6. 悟道是在任16. 留给子孙最佳的遗产,是光明无瑕的模范品格. -------温司洛普何情况下都能心胸宽广地活着。 ——正冈子规哺乳期的同事大姐:跟大姐的相识是因为她们部门跟我有财务往来,做生意的方方面面都要打好交道,比如财务大姐茵的公司有一笔款子进账了,她一个电话告诉我,我就要赶紧去她们公司催款,这样容易拿到尾款,也不得罪对方领导,当然做这个要隐蔽一些,不能把安插在对方阵营的“好朋友”给出卖了,免得以后业务往来没熟人帮忙。
财务大姐茵今年约莫也刚40的样子,大我几岁,保养得很好,看上去就是20多岁的小姑娘的感觉,身高165cm,白白净净的,是湖南怀化人嫁到我们当地,她也知道她的身材好,外貌出众,结婚前也有不少男人追求她,她的性格怎么说,那就是对陌生人横眉冷对,对熟悉的朋友那叫一个大咧咧,很明显的湖南辣妹子的性格,风风火火,话多,声音大。我之前湖南相好的女人也好几个,我知道湖南妹子的好,所以从一开始认识茵姐,就花大力气结交她,一方面是为了业务的顺畅,一方面也是为了看看有没有机会占到便宜。
一转眼也认识大半年了,茵姐对我简直就是引为自己,无话不谈,当然本人也有点小帅,高大威猛,谈吐斯文,没事也不会乱来,但是婚后女人倒是可以跟她们说点荤段子,什么杯壁下流,阴沟里“翻船”等等,我觉得婚前的女孩毕竟难搞定,婚后的女人哺乳的时候都不在意男人的盯着她乳房的眼光,确实是少妇是人间一美味呀。
茵姐生了二胎,大闺女就送回湖南老家上学,她一个人带着刚满5个月的小儿子,她老公是海员,经常是回家爽几炮,留下“种子”,然后就是消失大半年或者一年,海员真心有钱,回家一次就留给茵姐好几十万,所以茵姐住的小区还是当地的高档的小区,而不是住在海运公司的宿舍楼里。她也不会开车,经常顺路就搭我的便车。那小区里她也不认识什么人,而且电梯入户,候鸟型的小区就是好,平时好空旷的说,就是春节时候人特多,平时就是海风啊你使劲吹。一来二往,我干脆就让她当了干姐姐,下面就是我如何爆操干姐姐茵姐的趣事。
一天夜里,茵姐涨奶,疼得厉害,小孩扁桃体发炎,加上低烧,她冒火得狠,没办法只能求助我这个干弟弟,我这时候正在包厢里接待一个外地客户,洋酒啤酒白酒喝了个遍,接到茵姐的电话也没犹豫,嘱咐手下的小弟带那帮孙子去找小姐打炮,那家夜店里的东北大妞可热情了,只要给好费用,能带你回她的小套间让你骑她一个晚上,当然如果你问我什么地方的女人最极品,那肯定不是东北妞,因为她们太豪放,走肾不走心。
到了大姐家,我还买了好些少儿退烧的药,大姐那叫一个感激,眼泪都快下来了,按说家里没个男人真不行,像大姐这样高冷的外地人,即使有钱也买不来人间温暖啊,她当地的朋友没几个,我算是她最靠谱的几个之一,当然也可以说我腿脚勤快,容易使唤。喝了好多酒,脑子清醒,腿脚不利索,控制不住自己的手脚,眼看她家小儿子终于哼哼唧唧的在他母亲怀里安静了,大姐把她的家居服撸到胸口,露出她的一对大奶子,把奶头塞到她儿子的嘴巴里,小屁孩叼着母亲的奶头,喝了起来,一边喝一边安静的准备睡觉。我的一双大眼睛死死的盯着大姐露出的乳房,那种女人涨奶爆发的青筋温柔的密布在她雪白的乳房上,乳晕偏黑红色,乳头倒是粉红粉嫩的颜色,女人哺乳的时候奶头变大,像颗红枣,有好几个小孔,如果你用力去挤压奶子,奶头那里会像喷淋头一样喷出几股略带腥味的乳汁,我是不喜欢吮吸女人的奶水的,因为那种腥味受不了,喝多了想吐。但是此时时刻,大姐也看到了我眼光里那种对于她乳汁的渴望,因为我喉头吞咽唾沫的声音好大,我自己都可以听到咕噜的一声,胸口心脏的噗通声,我仿佛变成了什么都不懂的小男孩,望着母亲的奶水,渴望着自己能亲口喝上几口,莫名的口渴难耐。
大姐其实也知道我一直对她有一种渴望,女人都希望有几个男人爱她,无条件的,她的奴隶,但是她给不给甜头那就是她的自由,我的手抚上了大姐的肩头,她的脸上混着汗水,加上她的体香,奶香,孩子的体香,很好闻的味道,我知道自己身上的酒味很浓,但是大姐她默不作声给了我最大的鼓励,我情不自禁的吻上了她的嘴唇,眼泪不禁流了下来,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今天晚上那么脆弱,像个孩子,也许在大姐身上我感觉到一种亲情,一种亲姐姐呵护,纵容弟弟放肆的亲情。
我不知道那天晚上喝了酒自己那么脆弱,也许生活中有些沟沟坎坎过不去,觉得自己好难过,茵姐很亲很亲。茵姐把她小儿子放好,这个时候我就像一头考拉似的,扒拉着茵姐的肩膀,不停的吮吸她的脸庞,舔她的耳朵,把舌头顶进她的耳朵里面,啃咬她的耳垂,据茵姐自己后来说,那天晚上我很崩溃,我就像她的儿子,她就像吸水的海绵那样吸收我的悲伤,体液和精液。
在洗澡间里我把茵姐靠在瓷砖墙壁上,不停的亲吻了五分钟,拉起她的一条腿,然后挺起青筋毕露的大屌狠狠的插进去她的阴道深处,沐浴莲蓬头喷出的温热水打在我的背上,浇在她的身上,我的胯部不停的进击,龟头就在她肉逼里犁出她逼深处的骚水,进而狠狠的札向她的花心深处,我不敢说她的阴道浅还是我的屌长,反正在完全勃起的时候我的龟头每次都扎到一团肉里,我顶在那肉团上,旋转屁股不停的研磨,胸膛靠在她的巨乳上,还可以感觉到因为我的狂热碾压出她奶子里的乳汁,不知道是因为酒后可以坚持很久的缘故,在浴室里做了十五分钟,可以明显感觉茵姐的肉逼高潮夹紧我的龟头,她发出母兽低吟的声音,脸上扭曲的狰狞,把她立体清秀的五官挤压变形,但是我却那么爱她,爱她痛苦的表情,爱她狰狞的表情,爱她此刻阴道的收缩,爱她绷紧的下体,双手指甲在我赤裸的后背上抠出的爪痕,那种痛被热水浇过又变得特别明显,这种痛苦又让我的肉屌又明显大了几分,我最后狠狠的用肉屌抵在她的阴道花心深处,喷发出我那天晚上的第一发精液。
后面的肉戏我也不想多说了,很少有那种男女同时喷发的情况发生,我总是喜欢在女人高潮后才自己加速抽送,努力达到高潮,然后拔出肉屌射在女人的嘴巴里,肚子上、胸部或者脸上,但是小心别射在女人的眼睛里,那样估计女人都要发飙揍人了。
露水姻缘总是美好而短暂的,我就像小弟弟,小跟班一样,茵姐有召唤我才过去,或者是我有欲火了也可以去找茵姐姐解决,喜欢口爆在她嘴巴里,她是个好学生,可以一起看着毛片学习那些AV女星的绝技,包括替男人舔屁眼的毒龙转绝招,我们共同的偶像是日本的波多野结衣,专家、身体好,技巧也好,无码等等,希望我俩的感情可以长长久久,再啰嗦一句,海员的老婆真心是守活寡,别嫁给海员当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