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情色武侠  »   龍寵 第十集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龍寵 第十集

龍寵 第十集,16、即使生活再艰16. 生命太过短暂,今天放弃了明天不一定能得到。难,也要坚持下去。相信明天不会比今天更坏,如果还能再坏,那今天的糟糕就不算什么。

簡介:

  成功讓克萊曼婷連任卻加快了中部聯盟的崩毀,更導致克萊澤礦區大動亂!

  接受天女請求前往克萊澤礦區的羅克能不能扭轉乾坤,還是羅克被乾坤扭轉了?

  危機重重,波亞南北同時遭攻擊!安東尼伯爵和潛行者旭炎出現在了卡納……

  蜜莉使用亡靈魔法殲滅敵人後,迪爾維亞得以守住,但聞到魔法氣息的中位神赫維斯步步逼近!

羅克:做男主角難道就這麼悲劇嗎?這裡跑那裡跑,都沒幾天休息,就算休息也是騎著女人或者被女人騎著。

目錄:

第一話 蘿莉噓噓

第二話 礦區事變

第三話 收復失地

第四話 危機重重

第五話 歡聲淫語

第六話 火神赫維斯

新增人物:

塔羅:博爾多聯盟代表

文森:博爾多聯盟代表

索奪・門恩:克魯斯上尉

奧斯頓:波亞中校,駐守迪爾維亞

赫維斯:十大下位神之一的火神

  第一話 蘿莉噓噓

  之前的選舉會議雖然沒有確定聯盟長是誰,但羅克對那結果還是挺滿意的,至少沒有讓法克魷的奸計得逞,但羅克又擔心第二天的選舉會議會徒生端倪。

  不管結果如何,羅克只希望博爾多或是通加的聯盟代表能有那麼一兩個認清當前局勢,別為了一時的利益而連國家都丟了,甚至毀了整個中部聯盟,不過從早上他們那一副副醜陋嘴臉來看,他們腦子裡裝的都是便便,一點智商都沒有,完全被阿克羅裡蒙在鼓裡!

  長歎一聲,羅克就走進了波亞大使館。

  這座大使館建造初期的目的就是做為波亞的大使館,所以波亞正式加入中部聯盟後,大使館外就掛上了“波亞大使館”五個鑲金大字。

  此時的大使館非常熱鬧,大使館女館長和女僕們正在樓上樓下忙碌著,為女龍騎士們準備著房間,一個個妙齡少女正在樓上或是樓下聊天,時不時響起銀鈴般的嬉鬧聲,而當羅克出現在門前時,她們都停下了聊天,帶著各種甜蜜笑容看著羅克。

  羅克是從龍蛋裡蹦出來的,她們都親切地稱呼羅克為“龍人”或是“人形龍寵”,所以她們對於羅克有種淡淡好感,而且羅克又是學院唯一的一個男人,會開玩笑會闖禍會忽悠人會耍寶,關鍵時刻又會牛逼哄哄,就比如和男子學院的交流賽,羅克可謂頭號人物,加之他曾兩次南下幫助紅蓮守住了南方戰線,懷春般的少女們不對羅克有好感都有鬼了!

  站在大廳內的羅克掃了她們一眼,一張張不需化妝品點綴的年輕貌美的面孔,一雙雙被絲襪緊裹著的修長大腿,一只只大方地展露在外著的雪白玉臂,一副副凹凸有致的絕美身姿,看得羅克忍不住吞下了好幾口口水,甚至想著晚上先推倒誰。

  當羅克打算邁著帥哥般的步伐給她們留下美好印象時,他卻被門檻絆倒,“彭”的一聲,羅克就像蘭州燒餅般貼在了地板上,全場頓時鴉雀無聲,半秒後爆發出陣陣清脆笑聲,就連一向冷漠的菲妮珂絲也忍不住發出了笑聲。

  (你妹!這下糗大了!)

  暗暗咒罵自己不看路的羅克緩緩爬了起來,鼻子都歪向一旁的他微笑著向美女龍騎士們打招呼,然後就發瘋了般疾奔向自己房間。

  推開門,羅克震驚得都有些蛋疼,拉妃兒正坐在床上靠著床頭給尼瑪梳理毛發,尼魅則慵懶地趴在床單上打呼嚕。

  震驚之余,羅克的目光落在了地板上,那裡鋪著地鋪,也就意味著他晚上要像在學院那樣睡地鋪,而野蠻的拉妃兒就將霸占著他那雙睡得超級舒服,舒服得都會呻吟的雙人床。

  幾乎快要石化的羅克還沒有開口,拉妃兒就瞇眼笑道:“我的房間讓給了絲蕾和迷娜,所以我就搬到你房間了,你就睡地板,我已經給你鋪好咯。你不用感謝我,這是做為主人的我應該做的。”

  羅克完全石化了。

  “喜歡尼瑪這發型嗎?”拉妃兒拎起腦門上的絨毛都豎起,活像斗雞般的尼瑪。

  解除石化狀態,羅克順手將門關上,露出迷人笑容,道:“小公主,我覺得你可以和尤蘭一個房間,她很有母愛,會把你照顧得無微不至,你洗澡的時候還會幫你搓……”

  彭!

  門被撞開,羅克直接貼在了牆上,蜜莉和朱迪絲同時沖了進來。

  看了眼床上的拉妃兒,朱迪絲大叫道:“羅克人呢?!”

  “你們找我家羅克有什麼事?”

  “什麼叫你家!你有和羅克上過床嗎?”

  眨了眨靈氣逼人的雙眸,拉妃兒擁緊尼瑪,微笑道:“雖然不是天天都上,但偶爾還是會上的,有時候羅克想和我上床,但我不同意,他就被我一平底鍋拍飛了,我想他從來沒有上過你們的床吧?”

  “羅克和你……”

  朱迪絲話還沒說完,蜜莉就拽了拽她的裙角,小聲道:“你別和小公主一般見識,她根本就不知道你說的‘上床’是做愛的意思,她就以為是爬上床睡覺。你要淡定,你要像中石化那樣的淡定。”

  “好吧,我淡定,我不和還有著一層膜的小公主較勁。”頓了頓,朱迪絲問道,“經常和羅克上床的小公主,你能告訴我羅克在哪裡嗎?”

  “喏,門後,被你們拍成肉餅了。”

  臉色一變,蜜莉忙拉開門,就看到眼冒金星的羅克貼在牆上,鼻子本是歪向左邊,被門拍一下就歪向了右邊。

  待羅克完全清醒後,朱迪絲和蜜莉就拉著他去逛街。

  羅克出門後,一些龍騎士也陸續出門,幾乎都是結伴而行。

  她們對諾雷格充滿了好奇,所以乘著午飯時間還沒到,她們就在街上逛來逛去,看一看新鮮玩意,嘗一嘗異國美味,或者是買一些日用品,就比如衛生巾。選舉會議結束時,克萊曼婷有下命令,只要是波亞的龍騎士在諾雷格消費一律記在她頭上,她會一次性支付。

  正因為此,只要是龍騎士出現的地方就非常熱鬧,很多商家都向她們推薦商品,特別是賣昂貴珠寶首飾的,不過龍騎士們都還小,大部分都不喜歡打扮得珠光寶氣的,所以她們看中的主要還是一些小玩意或是好吃的,特別是諾雷格的特產。

  龍騎士們逛街時,科尼迪的手下塔羅和文森一直在尋找獵殺龍騎士的機會,可大白天的人太多,他們根本找不到機會,所以就打算晚上出動。

  按照科尼迪男爵的要求,他們原打算在諾雷格收買死士對付龍騎士,可他們對諾雷格不熟,怕找錯人反而暴露了身份,所以就決定親自出馬。

  當晚九點。

  “這麼晚了你還要出門呀?”巨乳蘿莉絲蕾走上樓時碰到了臉色極差的黛比。

  捂著肚子的黛比吱吱唔唔道:“我……我……我出去一會兒就回來……”

  “早點回來哦!”和黛比擁抱後,絲蕾就回了房間,身穿半透明睡衣的迷娜正趴在窗前欣賞著異鄉明月。

  出了大使館,黛比打了個噴嚏,左顧右盼了翻,她就捂著肚子快步往前走,嬌小身軀都有些搖晃。

  同時,早就在大使館周圍等久了的塔羅和文森就悄悄跟上黛比,擔心被黛比發覺,他們一直與黛比保持著二十米遠。

  “穿過這條巷子應該就到診所了,都快疼死了。”臉色蒼白的黛比在幽深巷子前停頓數秒後就果斷走了進去,想快點通過這讓她脊背發涼的巷子,可肚子傳來的疼痛讓她怎麼也走不快。

  黛比本想等到第二天再去看病,可肚子疼得實在是受不了,所以她只好出門去找診所。

  出門前,黛比本想叫上同屋的文捷琳,貪睡的文捷琳已呼呼大睡,所以膽小卻又希望變得勇敢的黛比只能單獨出門。

  “唔……羅克……再用力點……我快丟了……哦……”

  巷子中間,朱迪絲正趴在牆上給羅克干,那根急速進出的大肉棒插得朱迪絲兩腿顫抖,都快跪倒在地,金色長發就隨著羅克的抽插而自由散開,如渲染了魔力般搖曳著。

  羅克干著朱迪絲的同時,早已享受過的蜜莉就坐地靠牆休息,閉眼靜靜回味著和羅克做愛的每個細節。回味的同時,她還隔著內褲撫摸自己那還很敏感且流水的陰部,幻想著羅克正用靈活的舌頭舔著那兒。

  要是房間沒有被拉妃兒霸占著,羅克絕對是將她們兩個帶到房間裡嘿咻嘿咻,可房間被拉妃兒霸占了,欲火焚身的羅克只能帶著她們兩個出來打野戰,而這條巷子幽長,晚上幾乎沒有人問津,所以他們就在這裡進行著相當火熱的3p大戲。

  羅克先是讓朱迪絲背靠著牆脫下丁字褲,讓蜜莉抓著朱迪絲大腿翹起小香臀,舔著朱迪絲陰部的同時還要被他干,干得蜜莉高潮後,羅克就讓蜜莉休息,讓依舊生龍活虎的小神龍插進朱迪絲肉洞瘋狂抽插著。

  “唔……老公……人家快受不了了……”

  “沒事,我也快射了,你再忍一會兒。”

  “噢……噢……老公……你又插進來了……”

  和蜜莉服侍羅克好幾天,朱迪絲也學會了淫語,但還無法像蜜莉那麼的放開,將雞巴、逼、操我等詞掛在嘴邊,不過略顯害羞的她還是能帶給羅克至高享受。

  “蜜莉!準備好!”吼出聲,羅克就抽出了淫光閃閃的肉棒,而雙腿發軟的朱迪絲就無力地跪在了地上。

  知道又要迎接羅克的千萬子孫,蜜莉就趴在地上翹起小香臀並拉開內褲,待大肉棒插進肉洞,蜜莉就發出了舒服呻吟,而還沒呻吟兩下,一股足以將她整個人都點燃的灼熱液體都射進了她的子宮,澆灌得她都快分不清天南地北了。

  休息片刻,羅克就抽出肉棒讓蜜莉用嘴巴清理著。

  清理完龜頭,蜜莉的小香舌就開始清理著陰莖,或舔或吮吸,還發出誘人的嬌喘聲。

  看著舔得眼神都迷離的蜜莉,已穿好丁字褲的朱迪絲問道:“老公,我們什麼時候回卡納,我好想回去。”

  喘息著,羅克道:“只要確保克萊曼婷連任就可以回去了,不過我覺得就算克萊曼婷能連任,中部聯盟也不可能像以前那麼的團結,很可能會分崩離析,到時候真正意義上的中部聯盟國也許就只剩下克魯斯和波亞了,不過只要克魯斯願意和波亞合作,就算博爾多和通加發動叛亂問題應該也不是很大。”

  “要是阿克羅裡增兵呢?”蜜莉將羅克那根泥鰍般的肉棒都含進嘴裡吮吸數下就塞進了羅克褲襠,並替羅克拉好拉鏈。

  扣好皮帶,羅克道:“要是那樣子,估計就會爆發世界大戰了,反正先不管那麼多,先搞定眼前的事。”

  “羅克,有人。”

  “有人?”蜜莉這麼一提醒,羅克才意識到有人走過來,巷子狹窄幽長,月色又朦朧,能見度不高,所以就算聽到腳步聲,羅克也不能確定是誰。

  砰!

  槍聲傳來,同時還伴隨著一聲慘叫。

  “是黛比的叫聲!”仗著身上穿著護體假衫,羅克並不畏懼風魔槍,所以立馬疾奔過去。

  蜜莉和朱迪絲反應過來時,羅克已沒了蹤影。

  當這兩個被羅克干完腿都發軟的龍騎士趕到案發現場時,她們都被眼前的血腥景象嚇壞了,面目猙獰的羅克懷裡正抱著下體都被鮮血染紅的黛比,鮮血順著羅克雙手往下滴,靜若無聲地滴在了地面,而羅克懷裡的黛比還在無助地顫抖,發出痛苦呻吟。

  “將黛比抱回大使館!我要殺掉那兩個吃屎的混蛋!”叫出聲,羅克就讓朱迪絲抱著黛比,他則繼續往前跑。

  “跟上羅克!”

  “嗯!朱迪絲姐姐你快點回去!外面太危險了!”說著,蜜莉就使出吃奶的力氣追向羅克,可羅克跑得太快了,剛被干完的蜜莉根本追不上。

  看著懷裡的黛比,朱迪絲柳眉緊皺,急忙加快步伐跑向大使館。

  “後面好像有人跟著。”

  “應該沒有人看到的,快回去向科尼迪大人報告。”文森往後面看了眼,卻看到一個黑影正朝他們疾奔而來,臉色大變,忙叫道,“快跑!”

  “干掉他就是了!跑個屁!”叫出聲,塔羅就停住腳步並轉過身,掏出風魔槍瞄準跑得越來越近的羅克。

  距離塔羅文森差不多二十米遠,羅克停住了腳步,慢步往前走,並推著眼鏡,微笑著問道:“剛剛是你們開槍殺掉那個蘿莉嗎?”

  “槍打出頭鳥,我奉勸你別替人出頭,否則你的下場和她一樣!”

  “等等!”文森突然歇斯底裡地笑著,叫道,“他是羅克!波亞那個外交大使!現在他送上門!我們一定要殺掉他!這樣子他們波亞的聯盟代表就少了兩個,法克魷國王就是新一任聯盟長了。”

  聽罷,羅克就知道黛比為什麼遭槍殺,便冷笑道:“我是本書的男主角,你們這些無名小輩以為能殺掉我?”

  “殺掉你我們就是男主角了!”

  “你們以為《龍寵》像《大唐雙龍傳》那樣有雙男主?”負手而立,羅克步步逼近文森和塔羅。

  “干掉他!”文森和塔羅正欲開槍,卻看到了身材嬌小的蜜莉。

  “羅克,將他們交給我吧,我手癢了。”

  “行。”羅克讓到了一邊,靜靜看著越來越走近的蜜莉。

  打量著看似弱小的蜜莉,文森和塔羅同時發出了哈哈大笑。

  塔羅笑得都有點肚子疼了,道:“笑死我了!笑死我了!沒想到一個晚上能殺掉三名聯盟代表!嘻嘻!只要你們都死了!法克魷就絕對是聯盟長!然後克魯斯就是甕中鱉!克萊曼婷這個臭婊子就要淪為妓女了!”

  “我會讓你們感覺從未有過的恐懼。”站定,蜜莉閉上雙眸感覺著從四面八方湧來的暗元素,攤開雙手,吟唱道:“亡靈們,聽從吾之召喚,將那兩個膽敢冒犯高貴龍騎士的混蛋送入地獄!”

  吟唱聲剛落,周圍一點變化都沒有,本還有些害怕的文森塔羅更加放肆地笑著,塔羅更是舉槍瞄準了蜜莉,道:“乳臭未干的小朋友,你的出生就是一個悲劇,我現在就將你這個悲劇送入地獄,希望你來生不會再這麼的悲劇。”

  “塔……塔……”

  “塔羅!你難道不知道我名字嗎?!”叫出聲,塔羅就回過頭,卻沒有看到文森。

  擡頭,塔羅就看到文森漂浮於空,一只面部醜陋的幽靈正緊緊抱著文森,還伸出舌頭舔著文森那張因恐懼都快扭曲的臉孔。

  正欲回頭殺掉蜜莉,另一只從塔羅後方冒出來的幽靈抱住了塔羅,並將他抱到上空,軟如面條般的胸腔裂開,緊緊扣住塔羅的身體。

  “軟弱並不是看外表,這是給你們的忠告,希望你們能懂得這個道理。”說罷,蜜莉看著羅克,問道,“現在該怎麼辦?”

  “混蛋!”塔羅叫出聲就舉槍瞄準蜜莉,正欲開槍,幽靈那蒼白的手臂已沒入塔羅手臂控制住他的手,在幽靈控制下,塔羅很不情願地扔掉了風魔槍,文森也是如此。

  看著這兩個膽敢傷害黛比的凶手,羅克嘴角往下彎,淡淡道:“既然他們是想減少波亞的聯盟代表讓法克魷當上聯盟長,那我們就如法炮制減少他們的聯盟代表。”

  “不要!我不要死!”文森大叫道,“剛剛是塔羅殺掉那女的!不是我!我還沒來得及開槍!”

  “塔羅!你這膽小鬼!”

  “嗚嗚嗚嗚……我上有老下有小,還要養小三,求羅克大人你放過我吧。”

  “你有動過殺機,而且知道了蜜莉會魔法,我不能放過你,哪怕你讓我操你老婆。”羅克冷冷道。

  “老婆給你操,女兒也給你操,小三也給你操,求你別殺我。”

  “一點骨氣都沒有的男人!留著你就是禍害!”叫出聲,羅克道,“蜜莉,殺掉他們兩個!”

  “ok。”話落,蜜莉就操控著亡靈掏出文森塔羅的靈魂,並吃掉他們的靈魂。

  靈魂一滅,肉體隨之死亡,完成任務的兩個亡靈在蜜莉操控下消失得無影無蹤,而文森和塔羅的屍體就筆挺地躺在了地上。

  “亡靈法師真強大,只要一念咒語就絕對有亡靈出來,而且在這個魔法師都快絕種的時代,亡靈法師算是最具威脅力和攻擊力,而且特別適合搞突襲,不過似乎魔法盛行的年代,亡靈法師是黑暗的象征,會像女巫那樣被絞死。”說著,想知道黛比是生是死的羅克就拉著蜜莉的手走向大使館。

  “就算再強大還不是被你這壞老公當成炮架子!”

  “額……似乎沒有聽你用過‘炮架子’這個詞。”

  “朱迪絲的媽媽說的,她說一個女人不管多高貴多神聖多美麗多聖潔,她最終還是會被男人推倒,在男人的面前張開雙腿,變成男人的炮架子。”

  “確實很有道理!”

  “那你打算什麼時候將朱迪絲的媽媽當成炮架子呀?”

  “我怎麼可能會有這麼邪惡的想法?”

  “那你怎麼會動我媽媽?”

  “劇情需要。”

  “爛借口!”

  “劇情需要!”

  “超級大的爛借口!”

  “好吧,我喜歡你媽媽。”

  “這才像話。”吐了吐小舌頭,蜜莉道,“要是你和我媽媽說是劇情需要,估計我媽媽會氣得讓你變成炮架子。”

  “男的也可以變成炮架子?”

  “怎麼不可以哦,爆菊嘛!”

  “原來你有這麼邪惡的想法啊,那下次你做我的炮架子時我就爆了你的菊花。”一臉淫笑,羅克順勢捏了下蜜莉小香臀,哈哈大笑地往前跑。

  “才不給你爆!”哼出聲,蜜莉就召喚出一只亡靈追向羅克,擔心靈魂被掏出的羅克驚叫著往前跑,結果被石頭絆倒貼在了地上,惹得蜜莉咯咯直笑。

  回到大使館,羅克並沒有直奔黛比房間,而是跑到自己房間,冒著被平底鍋砸的危險打算和拉妃兒商量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見拉妃兒早已睡下,羅克就不和拉妃兒商量,而是將正趴在枕頭上睡得昏天暗地的尼瑪尼魅抓到了房間外。

  搞定尼瑪尼魅後,羅克就走向黛比房間。

  此時黛比房間外站滿了學員,她們都希望能進去看望黛比,可剛給黛比包扎完傷口的女醫生不讓她們進屋,就怕打攪了黛比,所以此時黛比房間裡除了黛比和照顧她的女醫生之外就沒有其他人,同房間的文捷琳搬到了隔壁房間和絲蕾迷娜表姐妹過夜。

  “她怎麼樣了?”羅克問站在門口的蜜莉。

  蜜莉歎了口氣,道:“剛剛醫生說黛比的血止住了,命也保住了,人也醒了,只是身體太虛,都不讓我們進去看望黛比,怕我們影響到黛比。”

  “男主角也不行嗎?”

  “就怕崇拜你的黛比會激動得暈倒!”白了羅克一眼,蜜莉挽起朱迪絲的手,道,“被弄得好累,我們要回去睡覺了,你也早點回去打地鋪哦。”

  “你們睡在一塊?”

  “和別人調了房間,所以我們兩個睡一塊了。”

  聽罷,羅克有種難以言表的酸楚,要是他知道朱迪絲和蜜莉睡在一塊,他完全不用拉著她們去巷子裡打野戰,不過正是因為聰明絕頂的羅克選擇去打野戰才救回了黛比。

  這麼說來,羅克打野戰的目的不是為了發洩性欲,而是為了拯救受了牆上的蘿莉?

  近十點,博爾多大使館。

  “是這兒嗎?”文森仰望著眼前這座裝修豪華的大使館。

  “應該是了。”塔羅干咳了聲就拉著文森的手走了進去。

  “你們兩個總算回來了,科尼迪男爵等你們都不知道等多久,都差點發脾氣了。”一大腹便便的男人走到他們面前,還打著酒嗝。

  聞到酒氣,文森捏著鼻子,陰陽怪氣道:“喝了這麼多酒,估計你連我們是誰都忘記了。”

  “哪能!”打了個飽嗝,男人哈哈大笑道,“文森,塔羅,就算你們化成灰我也認出來!快上去,男爵在等你們,期待你們帶給他好消息,好讓法克魷國王成為新的聯盟長。”

  “知道了。”嘀咕著,皺著濃眉的塔羅望了眼二樓,然後就拉著文森的手走到二樓,走到科尼迪男爵房間門口,兩人站了好一會兒,直到科尼迪男爵打開門,他們才走進去。

  背對著文森和塔羅,科尼迪問道:“事情辦得怎麼樣?”

  “一切ok。”

  “對!對!我們殺掉了一個龍騎士!”

  “很好。”轉身看著他們,科尼迪微笑道,“你們先下去休息。”

  “好的。”看了眼文森,塔羅道,“剛剛我們聽人說房間有調整過,我們還是睡那間嗎?”

  “嗯,208。”

  “科尼迪男爵大人,晚安。”說罷,文森和塔羅就走出科尼迪房間,順手關上了門。

  走進208,文森長舒一口氣,皺眉道:“要是女主人知道我們來這裡冒險,估計她會拿平底鍋拍死男主人的。”

  “沒事,也就一個晚上而已,反正就當是出來旅遊一個晚上,明天會議結束後就回去了。”伸了個懶腰,塔羅就仰躺在床上,看了眼文森,塔羅皺眉道,“男人長得真的好醜,特別是下面那根。”

  坐在床邊,文森疑惑道:“你說要是被男主人那根東西插會不會舒服?”

  “你是我的,我是你的,可不能有那麼邪惡的想法哦!”說罷,塔羅變成了全身赤裸的尼魅,尼魅大方地叉開雙腿露出無毛私處,勾了勾手指,道,“尼瑪妹妹,快變回來,我需要你。”

  “嗯。”應出聲,文森就變成了尼瑪,尼瑪也是全身赤裸,撩開遮眼的暗紫色長發就爬上床騎在尼魅身上,四條腿交叉讓兩人私處緊緊貼在一塊。

  接著,尼瑪就開始搖擺嬌軀,讓兩人陰部互相摩擦著,輕微呻吟就在房間裡回蕩著。

  同一時間,波亞大使館。

  女學員們幾乎都已回房間休息,唯獨羅克還站在黛比房間外等待著。

  羅克等得都快趴在護欄上睡著了門才打開,一臉疲憊的女醫生一腳跨出門,可她沒有注意到羅克,所以與羅克撞了個滿懷,聳得頗高的雙乳都壓在了羅克胸前,胸罩甚至都有點移位了。

  回過神的羅克急忙後退並扶住女醫生,窘迫道:“抱歉,我沒有注意到你。”

  “應該是我說抱歉才對。”笑了笑,女醫生問道,“這麼晚還不睡,是想進去看望那位受傷的聯盟代表嗎?”

  “可以嗎?”

  “如果你是羅克,那就行,而我知道你是,所以你就進去吧。”

  “難道男主角有特權?”

  “有你個頭!”白了羅克一眼,女醫生道,“剛剛黛比一直喊你的名字,我聽得耳朵都快長繭了,所以你進去陪她,她的傷勢也許會更快痊愈,這就是所謂……愛情的魅力?”

  “醫生您還真愛開玩笑,呵呵。”

  捂了捂嘴巴,女醫生邊打呵欠邊道,“進去吧,我要回去休息了,明早還會過來一趟,你就好好陪著她吧。”

  “我送你。”

  “你還是進去陪她吧。”

  “不差那麼一兩分鍾。”送女醫生出大使館,羅克就走進黛比房間。

  看著趴在床上的黛比,羅克心裡很不是滋味,或許他一開始就應該想到沒有人性的博爾多聯盟代表會派人刺殺龍騎士以讓法克魷當上聯盟長,可世界上沒有後悔藥吃,所以羅克現在能做的就是照顧好黛比,讓她盡快痊愈。

  微微歎氣,羅克已走到床邊。

  由於傷口很痛,黛比怎麼都睡不著,聽到腳步聲,她就以為是醫生,就連眼睛都沒有睜開道:“醫生,我想噓噓,可我現在不能動,我該怎麼辦?”

  看了眼蓋在黛比身上的純白被單,那具玲瓏別致嬌軀曲線走向分明,該凸的凸該凹的凹,隆起形成完美弧線的臀部更是讓羅克流連了十幾秒。

  從床頭堆著的內衣以及黛比那裸露出的胳膊來看,此時黛比應該是什麼都沒有穿。

  “醫生。”黛比睜開眼,見是羅克,她那蒼白的臉瞬間就紅了,心跳更是加快一倍。

  黛比忙緊閉雙眸,根本就不敢看羅克,她更是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誰讓她剛剛和羅克說自己想噓噓呢。

  “你想噓噓?”

  “沒,剛剛胡說的。”黛比呢喃道。

  “小心尿床哦。”

  “應該不會吧。”扭過頭看著羅克,黛比微笑道,“受傷的時候我的意識很模糊,不過我知道是你救了我。羅克,謝謝你哦,我覺得你就像大哥哥一樣一直都在幫助我。”

  “我應該是邪惡的大哥哥。”羅克嘀咕道。

  “什麼?”

  “沒什麼啦!我說我確實是大哥哥!”掃了眼黛比那隆起的臀部,羅克問道,“傷口是在後腰?”

  “嗯,所以醫生說我這兩天動都不能動。”

  “那噓噓確實是個問題。”

  “是啊。”皺了皺柳眉,黛比那淡藍色雙眸閃過焦慮,道,“羅克,我快憋不住了,你說我該怎麼辦?”

  “動都不能動?”

  “嗯……”

  推了推鏡框,羅克道:“如果是這樣子那還真是麻煩,我想想該怎麼辦。”想了一會兒,羅克道,“我去拿個牛奶瓶給你裝吧。”

  “要……要不你讓文捷琳或者是絲蕾她們來弄吧。”知道羅克的想法,黛比全身燥熱,根本不敢想象羅克用牛奶瓶給自己接尿的邪惡場景。

  “她們都睡著了,而且你說我是你的大哥哥,我不會冒犯你的。”

  “我……我不是那意思……只是……只是……”黛比的話還沒說完,羅克就已走出了房間。

  兩分鍾後,找到牛奶瓶的羅克走進了房間,順手反鎖房門,然後就帶著迷人微笑走到床邊,擰開牛奶瓶蓋放到床頭櫃前,搖晃了下牛奶瓶,道:“這個應該可以的。”

  “快尿……尿出來了……”

  “沒事,有大哥哥在。”咽下口水,羅克就要去掀被單,黛比卻壓著被單。

  “我……我什麼都沒有穿……”

  “就算你穿了,我也會將它脫掉的,要不然怎麼噓噓?”

  “羅克……我怕……”

  “沒什麼好怕的。”俯身吻了下黛比臉頰,羅克就拿開黛比那軟綿綿的手,順手將遮住黛比下體的被單掀開,兩瓣雪白香臀映入眼簾,臀山之下是令男人魂牽夢繞的陰部,那條肉縫極為明顯,雖緊閉得如同合上殼的肉蚌,但羅克還是看到了屬於少女的粉紅,而那褶皺分明的小菊花也深深吸引了羅克的目光。

  正想贊美黛比私處的純潔迷人,羅克卻注意到了黛比左瓣臀肉上有一道不明顯但長度達5公分的傷疤,顏色很淺,不認真根本看不到。

  愣了下,羅克摸了下傷疤,忙問道:“這是怎麼回事,哪個王八羔子弄的?!”

  “沒什麼……大哥哥你別問了……憋不住了……”

  “好吧。”

  “我怕……”知道自己最隱秘的地方正被羅克肆無忌憚地看著,黛比眼淚都差點掉出來,不過這並不是羅克第一次看到她的私處,那次羅克在學院被拉妃兒追殺,逃到公共廁所就不小心看到了站起身正欲穿起內褲的黛比的私處,沒長一根毛。

  比起那次,這次羅克是更近距離地觀察黛比私處,這才發覺黛比並非白虎,只不過恥毛只長了那麼幾根,很細很短。

  為了安撫黛比,羅克笑道:“黛比,我和芭比一樣也是龍寵,你不用把我當成男人看,你可以在芭比面前一絲不掛,那在我面前一絲不掛也是沒問題的啦!”

  “可……”

  “如果你害羞,那我現在就幫你接尿,接完了就幫你蓋上。”

  “好的。”

  看了眼在黛比腰上纏了好幾圈的帶血繃帶,羅克就抽了張紙擦拭著瓶口,然後就讓黛比盡量張開腿,並用手壓開黛比那兩瓣緊閉花瓣,那如蝸牛觸角般的尿道口映入羅克眼簾。

  “準備好了嗎?”

  “嗯……”心跳都快停止的黛比咽下口水,細語道,“羅克你要把瓶口對準,要不然會弄髒了床。”

  將瓶口壓在尿道口附近,羅克就道:“可以放心噓噓了。”

  “大哥哥……”緊閉雙眸,黛比一用力,粉紅尿道口就微微張開,一股清泉般的尿流悄無聲息地流進牛奶瓶。

  牛奶瓶內的水位線慢慢變高,但還至於流出,羅克那抓著牛奶瓶的手分明感覺到了溫熱,但羅克關注的不是這個,而是黛比那張超級害羞的臉蛋,臉紅得像完全成熟的紅番茄,細眉緊皺,皓齒緊咬下唇,嬌軀更是微微顫抖,讓羅克看得都想化身為邪惡大叔在黛比臉上留下自己的牙印。

  “好……好了……”

  “哦!”回過神的羅克忙拿起牛奶瓶並旋緊,順手放在床頭櫃上。

  拿著紙巾擦拭著黛比那有點兒濕的私處,擦拭完羅克就替她蓋上被單,並坐在床邊看著黛比,道:“快點好起來,好起來我就帶你出去溜達,帶你去吃好吃的,將你養得白白胖胖的。”

  “那我不是變成豬了嗎?”

  “你難道不覺得豬很可愛嗎?”

  看著羅克那半帶壞笑的臉,黛比露出笑意,道:“那我下次就和拉妃兒公主說羅克你喜歡豬豬,讓她吃得胖胖的。”

  “不敢!我會被她殺掉的!”

  “呵呵,我是開玩笑的啦。”頓了頓,黛比道,“好晚了,羅克你快點回去休息吧,明天你還要去參加會議呢。哦,對了,我明天要去嗎?”

  “不用,你好好休息,養好身子再說。”

  “可代表不就少了一個,那選票怎麼辦?”

  “反正你就好好休息,等我們的好消息。”俯身在黛比額頭上吻了下,羅克道,“閉上眼好好休息,別胡思亂想,我明天再過來卡你。”

  “嗯!”

  “那個……”羅克欲言又止。

  “你是想問那傷疤的事嗎?”

  “如果方便的話。”

  “抱歉,我不想再提起。”

  “行,那我不問了,等到哪天你覺得可以告訴我了再和我說。”又在黛比額頭吻了下,羅克才起身離開,並將那瓶裝了尿液的牛奶瓶扔進了走廊盡頭的紙簍裡,然後就回房間休息。

  拉妃兒霸占了他的床,不敢和拉妃兒搶床的羅克只能打地鋪。

  第二天早上九點,選舉會議順利舉行。

  此次參加選舉會議的波亞聯盟代表只有29人,而另外三個國家都是30人,這就意味著克萊曼婷已少了一票,勝利天平朝法克魷傾斜了,不過信心滿滿的科尼迪並不知道坐在博爾多聯盟代表席位上的文森和塔羅是德魯伊尼瑪尼魅變的。

  禮貌性問候完,忐忑不安的克萊曼婷就讓聯盟代表們填寫選票,蜜勒則抱著投票箱去收選票,收完選票,四國分別派出一名驗票員驗票。

  “希望我的連任能帶給中部聯盟更多的和平與發展機遇。”再次戴起皇冠的克萊曼婷微笑道。

  “這也是法克魷國王的願望。”說罷,臉部肌肉都在抽搐的科尼迪轉身走出教堂,博爾多和通加的聯盟代表們也陸續跟了出去。

  走出教堂,科尼迪就疾步走向博爾多大使館。

  “男爵大人,我們現在該怎麼辦?”一聯盟代表問道。

  冷冷一笑,科尼迪道:“放心,法克魷國王早就有所準備,我們現在只要前往克萊澤礦區就行了,那兒將要舉行一場盛大的鮮血舞會,克魯斯士兵都將被絞殺!”

  “男爵英明!只要控制了克萊澤礦區!克魯斯就不攻自破了!”

  回頭看了眼正站在教堂前送別的克萊曼婷,科尼迪咬牙切齒道:“臭婊子!別以為有波亞撐腰你就可以擁有整個中部聯盟!你完全錯了!只要你連任了聯盟長!中部聯盟就不存在了!”

  看著科尼迪,克萊曼婷道:“雖然連任了,但我還是有些擔心。”

  “我也很擔心。”頓了頓,羅克繼續道,“或許天女你應該想辦法將聯盟制變成帝國制,要不然你根本管不住博爾多和通加。”

  “那樣子只會加快中部聯盟瓦解的步伐。”微微歎氣,克萊曼婷道,“羅克,真的非常感謝你和那些可愛的龍騎士們,要是時間允許,請在諾雷格多呆幾天,我要為你們舉行最最盛大的皇室宴會,讓所有克魯斯人都知道克魯斯和波亞是兄弟國!”

  “宴會就不用了,只要天女您有這份心意就行了。”頓了頓,羅克補充道,“我可能還會呆上一周吧,有位龍騎士受傷了,呵呵。”

  “怎麼受傷的?”

  “跌倒,小傷。我也該回大使館了。”

  “那……”沈吟片刻,風韻十足的克萊曼婷笑道,“後天你到皇宮吃晚飯吧,我安排你和我女兒絲思絲見個面,你們算是同齡人,應該會有共同話題的。”

  “醜嗎?”

  “什麼?”

  “呵呵,沒什麼,我會準時到的。”笑了笑,羅克就跟著女龍騎士們往前走,並朝克萊曼婷擺手,道,“天女快點回皇宮休息吧,這幾日你也累壞了。”

  “再見,羅克。”看著已走遠的羅克,克萊曼婷心裡有種莫名空蕩,可她又找不出空蕩的原因,所以就一直站在教堂前,直到蜜勒第四次提醒,克萊曼婷才回過神,便登上馬車回宮。

  早上十一點左右,博爾多和通加的聯盟代表就全部離開了諾雷格,部分聯盟代表返回了自己國家,而科尼迪和十多名聯盟代表趕往了克萊澤礦區,那兒馬上就要掀起一場大風暴!

  得知博爾多和通加聯盟代表都已離開,羅克就不再約束學員們,只是讓她們盡量結伴同行,互相有個照應,而羅克就抽出大部分時間陪在黛比身邊,黛比的傷勢雖然還沒有痊愈,不過經過一天多的調養,她已經能下床走動,只是不能走上坡或是下坡,更不能奔跑,只能機械性地移動著。

  10月1號入夜,羅克在皇宮侍衛引領下走向了後花園。

  此時克萊曼婷正站在後花園那人工湖中央的涼亭前,蜜勒站在她身旁,數名宮女正將一盤盤美味佳餚端進涼亭。

  “奇怪了,絲思絲那孩子怎麼還沒有來。”克萊曼婷顯得有些著急。

  “剛剛我去找過她,蘇珊大媽正在給她打扮,估計快了。”

  看著出現在橋頭的羅克,克萊曼婷忙道:“蜜勒,你再去催催,讓人等是很不禮貌的,而且還是我選中的人。”

  抿嘴一笑,蜜勒道:“或許過幾天我們克魯斯就要舉行盛大的婚禮了。”

  “少貧嘴!快去!”

  “是,是。”知道克萊曼婷今天心情好,蜜莉也不拘束,就邁著輕快步伐走上石拱橋,和羅克打招呼後就加快了步伐。

  沿著石拱橋往前走,羅克就看著只穿著雪紡裹胸連衣中裙的克萊曼婷,他覺得克萊曼婷真的很年輕,皮膚也非常的好,就像是個剛剛生完結婚的少婦,一點也不像是42歲熟婦。

  (克萊曼婷長得這麼漂亮,他兒子傑爾殷也長得有點小帥,她的女兒應該差不到哪裡去吧?不過如果克萊曼婷的老公很醜,絲思絲又遺傳了他的基因,估計絲思絲就是遠超芙蓉姐姐堪比鳳姐了。)

  想著五官比例幾乎能組成一個囧字的鳳姐,羅克胃口變得奇差,但還是滿臉堆笑地和克萊曼婷擁抱,克萊曼婷嬌軀散發出的花香讓羅克都神魂顛倒了,更是意識到克萊曼婷是剛剛洗完澡。

  (哇唔!香噴噴的身體!也許這澡就是為我洗的!也許讓我和絲思絲見面只是個幌子!也許天女是想和我約會!也許待會兒喝了點酒的克萊曼婷會趴在石桌上讓我干!那我一定要用我的大雞巴好好滿足她那寂寞的小穴!)